最强战神 第888章 你不一起么?

作者:烈焰滔滔书名:最强战神更新时间:2022-11-27

本站域名 www.lanmoxs.com (蓝墨小说) 手机访问 m.lanmoxs.com

如果不是林肯提醒的话,林然一时间还想不到这一层。

确实如此,道歉就道歉,何必直接公开发布道歉信?

看起来是很有诚意,然而,这诚意之后,又是什么?

这是通知!

是广而告之!

奥本山宫殿,到底是在向谁示警?

他们又是怎么识破林然的布局的?

很显然,这些人已经意识到了,对于他们来说,此刻,有路易十七在的阿波罗医院,绝对是个凶险之地!

在这一则道歉信发出来之后,在天空之上的好几个方向,都有飞往斯洛岛的飞机掉头而回!

看来,这公开信的作用的确是起到了!

“你走吧,我不留你了,呵呵。”林肯对林然说了一句,抱着小嫂子,再度倒进了泳池里。

又是激起了白色的水花一片。

林然说道:“我下次,去哪里找你?要不要留个联系方式?”

然而,从泳池里扔上来了一个东西。

林然下意识地伸手接住。

一看,是小嫂子的贴身衣物……确切地说,是刚刚还贴在林肯脖子上的那件。

还是两侧系带式的。

看来,林肯的手挺欠的,直接把那衣服两边的蝴蝶结给拉开了。

也不知道这是林肯扔的,还是某一个小嫂子扔的。

林然没敢往水下看。

“我是在要联系方式啊……这上面也没写电话号码啊!真是越老越不正经!”

林然可没那么变态,直接把这泳衣扔回了泳池里。

“他害羞了,好可爱!”一个小嫂子搂着林肯,继续处于花枝乱颤的状态中。

林然落荒而逃。

林肯被两个女人按进水里,笑得很开心,似乎根本没有对自己继承者目送一下的意思。

…………

当然,从这个公开发表道歉信的举动之中,林然也看明白了,奥本山宫殿和另外一方并没有联系,只是处于互相猜测对方存在的隐形默契阶段之中!

等林然走出来之后,神代梨纱便迎了上来,说道:“大人,奥本山宫殿道歉了。”

“我知道了。”林然笑了笑:“这道歉,有点意想不到,是么?”

“确实,如果不是因为这一封公开的道歉信,我甚至想要让黑暗天翼机群去奥本山市逛一圈去。”神代梨纱说道。

这丫头的眼睛里闪动着清晰的精芒。

林然则是摇了摇头:“没那个必要了,这群家伙狡猾的很,奥本山宫殿公开道歉,还让整个大陆都看到,看起来是丢了人,可这就是他们在给自己找一个护身符。”

林然的判断是没错的。

如果卡门监狱这个时候还要继续对奥本山宫殿发动攻击的话,说不定会使得某些势力趁机攻击讨伐!

当然,林然是不在意别人的看法的,只是,现在不是直接灭掉奥本山宫殿的时候。

这个势力的背后,到底还站着什么人,他不是很能看得清楚。

但是,林然却隐隐约约地感觉到,对方的恶意,并不是那么足!

这个时候,浩克副院长走了过来,讪讪笑道:“监狱长大人,您是要准备离开了吗?”

“当然,毕竟,浩克副院长可是眼巴巴地盼着我走啊。”林然微微一笑。

“不不不,没有没有,监狱长大人永远是我们最尊贵的客人。”浩克连忙解释。

林然笑道:“是不是如果我现在走了,你就不给我开账单了?那些防空的子弹炮弹,好像也不便宜呢……”

“当然,这点钱,我们医院还是出得起的。”浩克看样子巴不得早点把这一尊瘟神给送走!

“你上来,我给你检查一下身体。”这时候,刚刚脱下手术服的黎贝卡,从窗口探出了头,对林然喊道。

那一头熔炉般的金发,在太阳的映照之下,极为显眼。

这个女医生的办事效率很高,在林然和老林肯聊天的时候,她就已经完成了对一个病人的肿瘤切除手术了。

“那可不敢,下次,下次再来。”这次轮到林然讪讪而笑了。

开什么玩笑,要是在检查身体的时候,黎贝卡那转着手术刀的右手忽然间没接住刀的话……林然想想都头皮发麻。

黎贝卡也没强求:“那祝你一路平安,下次我去卡门监狱做客,记得招待我!”

虽然她很想检查一下林然的身体到底是怎么回事,为什么会有那种让她同宗同源的感觉,可是,黎贝卡又担心自己表现的太过于急切明显,会提前让林然起了戒心。

“呵呵,一定,一定,不见不散。”林然摆了摆手,敷衍地喊道。

然而,就在这个时候,他的眉头忽然间狠狠一皱。

“大人,怎么了?”神代梨纱观察到了林然的皱眉表情,问道:“是哪里不舒服吗?”

“没什么,没什么。”林然的眉头舒缓开来,立刻摇了摇头。

只是,眼中的凝重神情,却并未消失!

因为,就在刚刚的那一瞬间,林然的心中忽然间升起了极度不好的预感。

不过,这种预感只是一闪而逝。

这时间太过于短暂了,甚至短暂到让林然怀疑这到底是不是错觉!

然而,林然并没有因此而掉以轻心!

他说道:“梨纱,你带着其他人先走,尤其是那个骷髅天使,虽然已经重伤了,但千万不要掉以轻心,看好他。”

这叮嘱之中,明显透着极为凝重的意思。

神代梨纱读懂了林然的凝重,她郑重的点了点头:“大人放心……那你呢?”

“我在斯洛岛上待几天。”林然说着,看了看一旁的南岸晶子:“你跟着我。”

南岸晶子耸了耸肩,甚至苦笑着点了一下头,示意服从。

“等一会儿再走。”

林然说着,竟是在医院的院子里找了个长椅,坐了下来。

他要验证一下,那种极度不好的预感,到底是不是错觉!

现在,他对危险的预知能力,明显已经是很成熟了!

起码,现在,在阿波罗医院的范围之内,一切都还是安全的!

看到林然居然坐下来又不走了,浩克副院长简直要哭出来了。

“我的祖宗监狱长,您这是怎么了啊?”浩克问道。

“没什么,我就是累了,想歇歇再走。”林然仰起脸,给浩克露出了一个灿烂的微笑:“只是,浩克副院长,能不能给我冲一杯咖啡?”

“这……”浩克艰难地说道:“监狱长大人,您真的想喝咖啡?还是想……”蓝×墨小说×wWw.laNMoXs.COm

他后半截话是“还是想赖着不走”,只是没敢说出来。

“没错,我是真的想喝。”林然说道:“就一杯咖啡,我喝完就走。”

浩克沉默了两分钟,正在左右为难的时候,却见到黎贝卡已经托着一杯咖啡,走过来了。

这也太快了!

看着此景,浩克的眼珠子差点没爆掉!

他问道:“黎贝卡,你确定,这是一杯咖啡?”

问话的时候,浩克的手都开始哆哆嗦嗦地了!

黎贝卡笑吟吟地说道:“监狱长只是说要喝咖啡,又没说大杯小杯。”

她手里的,是一个两千毫升的超大号烧杯!

里面装得满满都是咖啡!

那么大号的杯子,被托在黎贝卡那纤细的手上,显得很不成比例。但是,行走之间,却是稳稳当当,咖啡表面甚至都没有任何波纹,更别提会溅落出来了。

“来,监狱长,喝吧。”黎贝卡微笑着说道:“阿波罗医院很热情的,您的要求,我们都会满足。”

看着眼前的这一大杯咖啡,林然都还没来得及喝呢,不禁控制不住地打了个嗝儿。

他这一刻,终于深切地感受到了,什么叫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。

事实上,之前,黎贝卡在楼上窗口站着,哪怕隔着老远,也已然看到了林然皱着眉头的样子了。

她的心思很敏锐,立刻意识到了不对。

“这杯咖啡……确实,挺好的,挺好的。”林然咳嗽了两声,说道,“分量够足。”

说着,他双手接过了那个超大号烧杯,喝了一大口。

这杯子的容量着实太可观了,林然这一大口下去,这杯子里的咖啡好像都没见少。

南岸晶子看着林然,默不作声,眼眸之中偶尔闪过清冽的光芒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浩克的眼泪真的流出来了。

他巴不得把林然这喜欢祸水东引的家伙早点送走,可是谁能想到,黎贝卡来了这么一出!

这么一大杯咖啡,得喝到猴年马月去!

然而,林然的答案是——四个小时。

从中午开始,愣是一直喝到了日落时分。

直到神代梨纱传回了安全返回大本营的消息,林然才彻底让那杯咖啡见了底。

在这个过程中,黎贝卡一直坐在长椅上,和林然之间只隔着二十公分。

她还在寻找着那种时有时无的同宗同源之感,只是,哪怕找到了这种感觉,她的心里面也没有答案。

同样的,在过去的那四个小时里,那一股对于危险的强烈预知感,也没有再在林然的心中出现!

这等了那么久,对方都没来攻击,难道说,那一闪而过的危险感,真的是错觉?

林然也没法再拖延时间了,又打了一个饱嗝之后,说道:“浩克副院长,给我找台车,我得离开了。”

浩克一听,差点没兴奋地蹦起来!

他立刻找了一个车钥匙,交给林然,说道:“监狱长大人,这台车就送给您了,不用还回来了!”

“真是大气。”林然笑呵呵地说道,不过心中却在暗道惋惜。

这一次,没能借着阿波罗医院的火力祸水东引一下,是在是可惜极了。

…………

几分钟之后,一台救护车驶出了阿波罗医院。

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,南岸晶子打量了一下这台车,又看了看戴着面具开车的林然,不禁觉得有种强烈的滑稽感和荒诞感。

在这个让她看不透的男人身边,南岸晶子第一次产生了一种忍俊不禁的感觉。

然而,开了十几公里之后,就在周遭已经是一片旷野的时候,林然忽然把车子停下来了。

“怎么停车了?”

“下车。”林然说道。

说着,他率先下了车,然后拉开副驾驶的门,把南岸晶子也给拽了下来。

“这……你要干什么?”南岸晶子问道。

她的心中再度有了一种失控感。

在这荒芜一人的环境里,如果不是确定自己的女儿身不会被识破,南岸晶子真的以为林然要对自己做出些强迫性的事情。

“方便一下。”林然打了个嗝,说道:“咖啡本来就利尿,这次喝了这么多。”

说着,他站在路边,已经解开了裤子扣。

南岸晶子犹豫了一下,说道:“我可以在车上等你。”

“我怕你把车子开跑了。”林然说着,开始哗啦啦地放水了。

南岸晶子背过身去,看向远方。

水声持续了很久,足可见黎贝卡那一大杯咖啡的分量究竟有多足。

林然抖了抖,扭头看向了南岸晶子的侧脸,问道:“你不一起尿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