陵虚血途 第四百三十四章 恶高一尺,善高一丈

作者:姜云书名:陵虚血途更新时间:2022-11-27

本站域名 www.lanmoxs.com (蓝墨小说) 手机访问 m.lanmoxs.com

一边是寻衅滋事,一边是春华坊被灭带来的热闹,两者之间似乎又有许多理还乱的关联。

伊然看着李锦儿被带走,不仅没有任何担忧,甚至于脸上还挂着一丝笑容。

既然来到了望山城,还遇到了各大家族联名通缉覆灭春华坊的凶手这件事,那伊然就算不想管也不可能置身事外。

想要秉持内心的公道,那么这公道就不应该只为自己所求。

望山城死了那么多的世家弟子,还都是死在伊然自己手上。

起因既然是自己那两剑的快意,那么自己总该给望山城诸多家族势力一个交代。

虽说是这些人因为贪色被鬼迷心窍,被动地滋养了姥姥她们那一群鬼物。

可就是因为他们这群世家弟子的“照拂”,春华坊才能够那般明目张胆地开门迎客,再暗中诱捕那些没有什么背景势力的寻常修士。

伊然的那一剑虽说是因为心意所至有感而出,但说到底那些人每一个都有着取死之道。

伊然的眼神逐渐变得冷冽起来,就连一旁的摊位掌柜,都能感受到一股清晰的冷意。

敢于当街掳掠女子的家伙,肯定有着他的底气和贪念。

好色是他一罪,背后势力的包庇放任甚至助长其气焰又是一罪。

说到底,此人与死在自己手里的那些,也不会有什么两样。

且不说他们背后势力各有高低,至少在“好色”这一事的因果上,他们并不应该有两样的结果。

可能也就是运气好些,那晚正好没有去往春华坊,否则如今也该是尸体一具了!

……

……

不远处,一座酒楼的二楼窗沿。

一个中年修士左手拎着坛酒,一手抬起做出想要拍击窗沿的姿势。

可他最终还是没有拍下,而是轻轻地搭在上面。

他看着伊然的方向,看着刚刚李锦儿被人带走而伊然却没有半点反应。

他无比愤怒而厌恶地骂道:

“连自己的女伴都保护不了,还有脸出来摆一副纨绔的模样。”

“呸!我赵天元就没见过这么窝囊的纨绔!”

无尽的怒意让他再度举起手,可还没有举过头顶,却又将手放了下来,然后猛地灌了自己一口酒。

他所在的酒楼几乎谈不上什么装饰,一切所用都是最为廉价最为普通的材质。

普通的红杉木普通的大理石,就连酒水也是最普通最廉价的。

可就是这样,中年汉子赵天元在灌酒的时候还是没有半点豪气。

生怕有一点一滴的酒水没有乖乖听话落到自己嘴里。

他一直都想不通,为何那些纨绔再怎么顽劣,身边却从来不会少了漂亮女子。

而且更加想不通的,是为何那些女子明知道那些世家子弟不会真心待她们,她们还要一个劲地往上贴。

甚至他还在想着,今天那女子被抢走之后,那家伙明日是不是就会领着个新的女子出门。

想着想着他便更加地忧愁起来,背靠着窗沿下的墙壁,看着手中酒坛里的酒水怔怔出神。

就在赵天元愣神间,一道他极为熟悉的声音从他耳边响起。

“怎的在这喝闷酒呢?”

“是在愁没有钱,还是愁没有道侣?”

“又或者是在咒骂我们这些比较会投胎的纨绔子弟?”赵天元对这个声音当然熟悉,因为两人这才刚刚分开不到一炷香时间而已。

但是赵天元对于这道声音的主人并没有半点好感,甚至刚刚都还在咒骂他的懦弱和废物。

只是他却不敢抬头,更不敢回答伊然的那些问题。

他不懂的事情有很多,但却很有自知之明。

他知道自己该装孙子的时候,就一定不要想着当老子。

所以与其回答伊然的问题,还不如就装作一头死猪,任由对方打骂。

“怎么的,刚刚是谁那么得英雄气概,还想要拍窗沿来着。”

“这会就直接偃旗息鼓了?”

“你就不想知道为何我们这样的纨绔不缺银钱,不缺女人吗?”

听着伊然仿佛知道自己心声的言语,听着伊然一层又一层地揭开自己的伤疤,还要往上撒盐。

赵天元终于还是按捺不住内心的愤懑。

将酒坛子一把砸在地上,任由里面的酒水洒落满地,赵天元抬头看向身前的少年。

结果一眼看去,他又开始心痛撒掉的酒水,就连眼神也再度闪烁起来。

“还不就是因为钱因为势,有钱有势所以为所欲为嘛!”

伊然看着眼前这个没钱没势还一股子酸劲的中年人继续说道:

“你以为有钱有势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?”

发现对方没有为难自己的意思后,赵天元立马开始心疼起酒水来,然后没好气地回答道:

“不然还能如何?”

冰冷的气势骤然施加在赵天元身上,伊然用无比冰冷的声音说道:々蓝墨小说々WWW.lAnmOXS.Com

“钱和势都算不了什么,实力才是一个人说话的底气!”

感受到许许冷意的赵天元,兴许是因为带着酒意,并没有察觉到这股冷意来自眼前之人。

缩了缩脖子,赵天元无奈地笑道:

“钱和势或许还能与生俱来,可实力这玩意,还真的是狗日的东西!”

“身份将人分为三六九等就已经够扯淡的了,结果谁知道天赋这东西更扯淡!”

“有的人随意修炼修炼就能一日千里,可我呢,蹉跎半生却还是和大武术家。”

说到这里,赵天元突然反应过来。

自己明明离得那么远,对方不仅发现了自己,还在自己转身的瞬间就来到自己身前。

赵天元这才后知后觉醒悟过来,伊然之前与自己说的,竟是没有半句实话!

“你不是望山城之人,也不是什么纨绔,很不是什么没有天赋没有实力的世家子弟!”

惊疑之后,赵天元叹了口气,满是无奈地说道:

“我们萍水相逢,你又何必如此愚弄于我!”

“虽然我实力浅薄还没钱没势,可也没做过什么违背良心的事情。”

“你要是真的无聊,大可去找望山城的那些世家子弟的麻烦。”

伊然暗暗心道“这么容易就落入圈套了”,只是脸上却没有半点变化,而是无比平淡地说道:

“我与他们往日无仇今日无怨,而你又说他们不少都横死在春华坊中,于情于理我都不该去找他们麻烦。”

“但你不一样,你是运气不好所以才遇上我,那你忍不了也得忍着。”

赵天元想死的心都有了,只想着如何将伊然这个灾星给推出去。

“望山城的世家子就没一个好东西,十个里面有八个都去过春华坊。”

“剩下的两个里面,也有一个半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。”

“所以,大爷您随便遇上一个便去他麻烦,也不可能霍霍错人的。”

说到这里,赵天元突然想起来,伊然的女伴还被人掳走了。

于是又有些不确定地问道:

“大爷,您那女伴可都还被人掳走了,您还有空与我在这里开玩笑呢!”

他算是看明白了,眼前这家伙也是与那些世家子一般是个欺软怕硬的家伙。

想到这一点,赵天元立马来劲了,满心想着的都是如何让眼前这人与那些世家子弟斗起来。

反正都是狗咬狗,咬得一嘴毛才是最好的结局。

但他的小心思又哪里瞒得过伊然,于是乎伊然直接抛出了一个,让赵天元整个人都抖上三抖的重磅消息。

“是我灭了整个春华坊!”

赵天元直接愣住了,因为他很清楚这句话的言下之意,就是在与自己说“你想象的狗咬狗的桥段是不可能出现的了”。

至于另一层意思也很明显,那就是在与他说,自己的伙伴被掳走也是他的计划之一。

想到这里,赵天元又开始替望山城的那些世家子担忧起来。

一个将灭掉春华坊说得如此轻描淡写的家伙,若是还想在望山城大开杀戒。

赵天元已经不敢再继续细想下去了,生怕一不小心就招惹到一位杀神。

尤其是这个杀神,似乎还能够猜到自己在想些什么。

“你不用担心我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,而且既然我知道了这么多人在寻我,我肯定会在适当的时间出现给他们一个交代。”

“只不过眼下,我还得去找到我的同伴,看看她有没有受到什么委屈。”

听着伊然所言,赵天元只感觉眼前之人在策划着一场天大的阴谋。

即将遭殃的,很可能不只是那些世家子弟。

那些成名已经的世家长老,似乎也很有可能会被拉下马来。

赵天元又是害怕又是有些期待地看着伊然,嘴角哆嗦着问道:

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

“我跟你说,望山城除了不做人子的世家子多以外,强大的灵者也是不少!”

“你可千万不要乱来,别以为你能够灭了春华坊,就能够在望山城随意撒野。”

伊然缓步走到赵天元身侧,踩在酒坛碎片和酒水之中然后看向窗外。

“刚刚那几人是谁的手下?”

“我也差不多该去看看事情发生到哪一步了,是他们先掳走我的人,可不是我先出手刁难他的!”

赵天元看着将酒水踩在脚下的伊然犹豫了半天,但最终还是说了出来:

“他们是望山城排名第九的势力,王家的二房嫡传王春野的手下。”

“他们肯定不会将人掳去王府,据我所知,他们很可能会在王家的酒楼天香楼内。”

伊然若有所思地看着赵天元说道:

“那便带路吧?”

赵天元很想拒绝,但却下意识地站了起来,然后跃出窗外。

伊然将一枚金币抛给走来的小二,然后跟在赵天元身后跃了出去。

其实赵天元自己也不知道为何会跃出酒楼给伊然带路,但赵天元知道。

整个望山城都要变天了!